服装店老板捐赠给地震灾区学生价值10万元的新衣服,邮政快递咋给弄丢了?1月31日,四川广安经营服装店的杨女士姐弟俩向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表示,他们无法接受7倍运费即3000多元的赔偿,事发已经一个多月,目前还在等邮政快递的调查。

对此,广安市岳池县邮政公司运营管理部负责人表示,正在与姐弟俩协商处理。

赔运费衣服价值找万元按什么算

>>>清点打包装车捐赠400件羽绒服加毛衣价值10万多元

运费赔款怎么入账

杨先生介绍,他和姐姐在四川广安岳池县经营服装店,2023年12月18日,甘肃临夏州积石山县发生6.2级地震,“我们刷抖音,看到灾区孩子在烧火取暖,12月28号我们就想尽点微薄之力嘛。”

杨先生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我们就是卖衣服的,我们捐赠灾区学生400件衣服是羽绒服加毛衣,其中200件羽绒服,每件羽绒服配一件毛衣,我们给配套好的。”

_运费赔付金额是什么_赔运费衣服价值找万元按什么算

杨先生称他们是卖衣服的,当时给灾区学生捐赠了400件衣服

“我们是5个店,当天是每个店去调衣服,从分店拉过来到总店,一件件清点,然后再装袋打包,一共是17包,搞了好长时间,我们拍了视频。”

运费赔付金额是什么__赔运费衣服价值找万元按什么算

打包、封存、装车,杨先生拍下了整个过程

记者看到,服装店内打包、封存、装车,整个过程视频里显示得非常清楚。

杨先生说:“这批衣服价值10万多元,是我们店正在售卖的当季的衣服,都是新衣服。我们邮寄时填写的是交接学校老师的信息,这是我们个人捐赠给灾区学校的,并不是走的救灾物资通道。”

>>>邮寄时出纰漏“快递1月1号到了临夏,然后就没动静了”

杨女士向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提供了邮寄付费凭证,“邮政给我打了5折,我付了520元。”

姐弟俩没想到,在邮寄环节出了问题。杨女士提供1月9日她与收寄方邮政快递工作人员的微信沟通记录显示,杨女士追问:“我们那个快递1月1号到了临夏imToken钱包,然后就没有动静了,到底怎么回事?

对方回应称:“那个事情正在喊客户查,查了的时候再看是怎么回事,再给你回复,不好意思啊。”

杨女士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邮政后来给了答复,“说找到的1包已经送到收件人老师的手上了。”

杨先生也向记者证实,“在我们天天追问的情况下下,他们才说找到了1包,学校现在也反馈证实,这1包衣服已经给到他们。”

>>>已沟通一个月价值10万元衣服找不到,只按7倍运费赔

姐弟俩想着献爱心,邮寄衣服要稳妥,“我们本来想着中国邮政靠谱,才选择邮政去寄衣服,没想到会是这样。”

杨先生说:“我们一直在跟他们邮政对接沟通,但他们在打太极,就是让我们等,开始是说给查,最后说就找不到了,就按我们运费的7倍,价值10万多元的衣服就给我们赔3000多元。”

让姐弟俩无法接受的是对方敷衍的态度,“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到今天没有处理进展,他们邮政给我们说衣服就是丢了,而且没有什么可查的东西,不知道可查还是他们不愿意查,就是说找不到了。”

杨先生否认是快递员监守自盗,“这批衣服数额大,如果有这方面问题的话,不是快递员敢做这个事情的,因为到哪一个位置弄丢了都有监控,应该很容易查。如果是一个小件,搞丢了还情有可原,那可是17包那么一大堆衣服,不是一件两件。”

_赔运费衣服价值找万元按什么算_运费赔付金额是什么

>>>17包找到1包每一环节不是有监控有GPS,怎么会丢?

不光是姐弟俩对丢失这么多衣服感到蹊跷,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人家是开服装店的,邮寄了17包,是同时发走的,追问投诉之下,邮政说找到1包,这就很奇怪了,那16包去哪了呢?”

知情人士表示:“邮政一环节一环节的,怎么会丢呢?不是有监控有GPS吗,怎么会丢? 17包只找到1包,那是什么意思啊?人家是忍无可忍才在网上去反映。”

“我们现在一直在等邮政的调查。”杨女士表示,他们目前没有报警,她向记者表达了诉求——“我们现在就是要求他们把衣服找回来,确实找不到就照价赔偿,赔付的钱我们1分不进自己腰包,继续购买物资捐赠给灾区。”

>>>邮政公司回应还在协商处理“通过官方渠道去找官方”

1月31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联系广安市岳池县邮政公司,运营管理部负责人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我们还没有接到广安市邮政分公司下达接受采访的命令。我们现在是有协商,还在协商这些事情。”

记者询问收寄过程中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这位负责人说:“我们没有接到相应回复,是不能给你回答的,我不能回答你任何问题,您可以通过官方渠道去找我们官方,上面如果让我出来解释,我可以解释的。”随即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记者致电岳池县邮政局,询问对此事的调查处理情况,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对包裹环节不是很清楚,“邮寄单号有没有?”

记者询问邮政收寄环节如何监管,工作人员答复称:“具体收寄的话,因为我不是负责这方面工作,对这个环节不是很清楚,我先给你咨询一下吧,我也没有经手过,我先问一下情况。”

截至记者发稿前,暂未收到邮政局的官方回复。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李华 编辑 董琳

(如有爆料,请拨打华商报新闻热线 )

评论关闭
吴谢宇弑母案终审:死刑执行前未见亲属,其心理动机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