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华社消息,缅甸警方1月30日依法向我公安机关移交了白所成、白应苍、魏怀仁、刘正祥、刘正茂、徐老发6名缅北果敢电诈犯罪集团重要头目和另外4名重大犯罪嫌疑人。截至目前,已有4.4万名缅北涉我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移交我方,其中幕后“金主”、组织头目和骨干171名,网上在逃人员2908名,有力打击了境外诈骗集团的嚣张气焰。有媒体报道称,至此,缅北电诈“四大家族”覆灭。

“支持严厉打击!”31日,在一个由多名被骗缅甸者家属组成的求助群里,家属们早已看到上述消息,纷纷这样表示。他们当中,许多人的亲人已经回国,一些人被依法拘留,一些人脚踏实地回归正常生活,少部分人仍陷于缅甸失联中。

家属失联怎么办

家属们的报案(受案)回执。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家属打通失联乘客的手机

“儿子的4人宿舍,3人吸毒”

此前,由71名被骗缅甸者家属组成的求助群,多名成员曾实名向外界求助,他们的亲人或因高薪诱惑、熟人介绍等,被骗至缅甸妙瓦底、果敢、佤邦等地,被骗者年龄多在20岁-30岁,当中也有少数未成年人,最小的年仅14岁。

随着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持续深入,不少人被解救归国,一些家属退出群聊,也不愿再多说什么。

“罪有应得!”求助群里,单亲妈妈潘女士看到缅北果敢电诈犯罪集团重要头目落网,情绪激动,愿意表达。

潘女士表示,自己身世可怜,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结婚后自己育有3个孩子。不曾想丈夫又在2008年去世,丈夫去世后,家里3个孩子都是自己拉扯长大。去年4月,她的儿子被骗至缅北,从此她的生活也乱了套。“我到处求人帮忙和借钱,也没有正常工作过,还有孩子在读高中。”她表示,儿子从小懂事,是被高薪骗过去的,“孩子缺少社会经验,如果不是不法分子诱骗,怎么可能上当?”

“儿子在缅北的时候,说自己被逼迫进行电信诈骗,他不肯。他们4个人睡一个宿舍,其他3个人都吸毒,儿子说他没吸。儿子一直问我,警方什么时候救他。”她透露,去年12月,孩子被警方解救回国后,被依法拘留。

“做错事,就应该承担教训。这是他应该要接受的。如果我儿子骗人、吸毒,我也不会拼命救他。”她还表示,他们一家的生活,也随着儿子归来,逐渐回归了正轨。

“儿子回国后,愿意脚踏实地学东西了”

宁夏石嘴山的马先生同样是位单亲爸爸。此前,他也曾向外界包括媒体公开求助。他介绍,去年2月,他的独子被同学以高薪诱惑骗至缅甸孟波,“他们一行6个人去的,听儿子说,去到那边是让他们进行电信诈骗,挨打是家常便饭,还让我们一直打钱。”

去年10月,儿子通过手机告诉他,自己逃出来了。于是他赶紧赶到云南,在警方的帮助下接回了儿子。因为儿子是未成年人,回来后,他们还去到派出所,说明了情况。

回到家里后,他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对儿子的爱,化作一种责备,“我不想跟他说话,很多道理,需要他自己去悟。”

不过,他欣慰的是,儿子回国后懂事成熟了许多,愿意脚踏实地学东西了,“他现在在学厨艺。”

小肖的弟弟也从妙瓦底回来了。她表示是通过赔付,花钱后回来的,不过并不愿透露具体赔付金额。另一位家属也向记者表示,自己弟弟年龄太小,回国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不想再让他说这些痛苦的经历了。”

贵州遵义的彭女士也告诉记者,自己弟弟也从妙瓦底被解救回国,“现在还在拘留,不过无论怎样,回来就好。”

四川成都的雷女士告诉记者,自己的儿子也通过赔付从缅甸回来了,“之前,我们借钱赔付了60多万,现在,儿子回来后,我们一家人齐心协力挣钱还款,只要人在,钱都可以挣回来。”她也看出来了,儿子比以前更懂事勤快了。

“在妙瓦底永远看不到希望”

去年,在抖音短视频平台,一位自称被骗至妙瓦底从事诈骗的受害者持续发布视频,希望通过自己的经历,让大家看清从事电诈的黑暗,引发关注。

他表示,自己被所谓招聘人以工资1.2万、近海打鱼作业、代出路费等为由,骗至妙瓦底,经历过诈骗集团的恐吓和殴打,“自己在妙瓦底将近一年时间,能想到的所有逃出去的办法都尝试了,换来的都是失望,绝望和无助,让自己逐渐失去了信心。”

他曾向记者表示,自己34岁,已经身为人父,因为家里没有依靠,所以才想着外出打工挣钱,在妙瓦底当地,与他一起工作的imToken下载,还有两个未成年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也一直没和家里人联系,被诈骗集团的人体罚到吐血,还有人因为不听话而被转卖。在妙瓦底,永远看不到希望。”他把短视频平台每一次的更新视为“遗言”。

去年11月,其发布短视频称,自己已经被救出诈骗园区。

最后一次回复记者时,他称,“在妙瓦底永远看不到希望,哪怕回国后被依法采取措施,也是安全的,自己被救了,大概1个月左右时间回国。”

此后,记者多次联系他,均未得到他的回复。

“重病的父亲最希望弟弟能够回来”

求助群的多位家属表示,他们的亲人已经回国。仅少部分家属表示,他们的家人仍在缅甸。

云南昆明的武女士表示,去年5月,自己的弟弟被骗至缅北佤邦地区后,长期处于失联状态,最近一次联系是在去年中秋节。“重病的父亲最希望弟弟能够回来。”她称,弟弟最近一次联系他,是向她求助,问她有没有五六十万元,说如果有钱,可以将他弄回来。

新华社消息,公安机关有关负责人表示,为坚决彻底铲除缅北涉我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毒瘤”,公安部与缅甸警方持续开展执法安全合作,云南公安机关不断深化与缅甸相关地方执法部门的边境警务执法合作,在前期持续不断打击下,截至目前,已有4.4万名缅北涉我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移交我方,其中幕后“金主”、组织头目和骨干171名,网上在逃人员2908名,有力打击了境外诈骗集团的嚣张气焰,打击工作取得历史性重大战果。公安机关将始终保持对此类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不断深化国际执法合作,持续缉捕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集团重要头目,纵深推进专项打击行动,坚决维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切实维护边境安全稳定。

上游新闻记者 朱婷 实习生 王鑫蓝

评论关闭
“请注意,倒车!”国产“三蹦子”在国外火了,背后有哪些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