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于2022年财政收入略有下滑,水城区去年财政收入实现超过6%的增长,显示当地经济持续恢复。不过,这一增速明显低于六盘水市收入增速(14.83%)。

另外,当地财政自给率较低(约22.6%),财政收支平衡高度依赖上级补助。根据今年1月当地政府公开的关于2023年财政收支预算调整(草案)的报告,2023年上级补助收入预算数为45.5亿元,是当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3倍多。另外,当地2022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82%用于“保基本民生、保工资、保运转”。

财政风险

水城区经济总量中,工业占比较大,其中又以采矿业、制造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为主,煤、电、铝等传统行业对当地税收贡献较大。

财政债务风险

去年8月,六盘水市财政局官网刊发《水城区锚定目标推动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步增长》一文。文章介绍,当地努力克服经济运行中煤炭、铝价格大幅度波动、房地产市场疲软等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和经济下行的冲击等,摸清上半年可实现的税源和费源情况,一日一调度,将可实现的税费全部缴入国库。

另外,当地财政局制定清欠税费台账,高频研究、精准调度,摸清欠税欠费煤矿和企业的生产状况,联合自然资源局、能源局、税务部门等根据征收税费种类、征收政策等因素制定催收计划,确保收入应收尽收。此外当地还加快培育财税增长点,促进收入质量稳步提升。

除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外,以卖地收入为主的政府性基金收入也是地方重要财力。

由于当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乏力,水城区更加依赖政府性基金收入,近些年当地政府性基金收入快速增长。

根据水城区财政局等数据,2020年当地政府性基金收入突破10亿元,约12.95亿元,与当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当。2022年这一收入高达22.65亿元,2023年当地政府性收入增至26.83亿元(同比增长约18.5%),是当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近2倍。

水城区近日正在召开当地两会,当地2023年预算执行情况和2024年预算草案报告尚未获得通过并公开。从2023年公开的当地预算报告imToken钱包下载,可以一窥当地财政形势。

根据去年3月当地财政局披露的《六盘水市水城区2022年预算执行情况及2023年预算(草案)报告》(下称“预算报告”)在谈及当前财政运行和财政工作中还面临一些困难和问题时称,当地财政收入质量不高,财政自给率较低,财政收支矛盾较为突出。当地财政支出结构固化,编外人员负担较重,“三保”、债券付息等刚性支出压力持续加大。另外,当地债务防范化解任务较重,偿债压力较大。

目前水城区债务风险总体安全可控。不过,去年当地显性债务快速增长。

根据上述水城区2023年财政收支预算调整(草案)的报告等,水城区2023年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58.35亿元,这较2022年增加了66.83亿元,同比增长73%。不过这一债务余额小于债务限额160.21亿元,符合相关规定。

水城区所属的六盘水市总体看债务负担较重。

今年1月央视播出的反腐专题片《持续发力 纵深推进》中,披露了落马的贵州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李再勇在此前担任六盘水市委书记期间,为了政绩违规举债使得六盘水政府性债务负担沉重的情况。

2013年到2017年,李再勇在担任六盘水市委书记期间,不顾地方财力和自然风光资源不多等实际情况,不顾一些干部反对,推动兴建了23个旅游项目,其中有16个项目已被贵州省列入低效闲置项目,仅债务利息一项就给国家造成了9亿余元的重大损失。这些项目中就有项目位于水城区。他主政六盘水的三年多里,当地新增债务达1500亿元,从2013年到2017年债务增长率超300%,给六盘水市留下了极其沉重的包袱。

今年2月,六盘水市财政局披露的2023年全市和市级预算执行情况与2024年全市和市级预算草案的报告,在谈及当前财政运行还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时称,当地财政收入增长空间有限;房地产业持续低迷,国有土地出让市场不景气,部分区市财政保障能力下降;刚性支出居高不下,新增支出持续增长,减收增支叠加影响,财政收支矛盾突出;政府债务本息兑付压力大,防范化解债务风险任务艰巨等。

评论关闭
【互联网之光】习言道|从习近平的三个比喻,读懂“最大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