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 于江艳

2月26日,自治区推进新型工业化暨高质量建设“八大产业集群”大会召开,明确了“八大产业集群”建设总体要求、发展方向,提出重点任务、保障措施。会议强调,要加快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巩固提升优势产业,推动油气增储上产和“疆油疆炼”“减油增化”,高质量建设国家大型油气生产加工和储备基地。

五雷化极手和炼铁手

为何新疆提出“疆油疆炼”,对新疆来说意味着啥?新疆“减油增化”有哪些优势和前景?记者就此展开采访。

小作坊炼铝锭前景

中国石油独山子石化公司1000万吨/年常减压蒸馏装置。赵贞 摄

让资源开发惠及新疆人民

发展成果要惠及民生、凝聚人心。

2022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新疆时指出:“要加快经济高质量发展,培育壮大特色优势产业,增强吸纳就业能力。”

贯彻落实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聚焦高质量发展首要任务,锚定在国家全局中的战略定位,充分发挥油气、煤炭、矿产、新能源、新材料、粮食、棉花、果蔬等资源和产业在全国经济大局中的重要作用,新疆系统谋划提出建设“八大产业集群”。

油气加工产业集群居“八大产业集群”之首,是龙头,也是带动新疆经济发展,吸纳就业的重要“引擎”。“‘疆油疆炼’有利于增加新疆利税,带动就业,惠及地方经济发展。”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石油学院石油工程系主任刘红现说。

目前,新疆油气生产加工,主要为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驻疆企业。其中,仅中国石油驻疆企业就有12家,职工11万余人,去年实现工业增加值1687亿元。特别是2023年新疆旅游业大幅增长,带动中石油克拉玛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国石油独山子石化公司“疆油疆炼”创历史最高水平,克石化满负荷生产,炼油601万吨,独山子石化炼油856.1万吨,创近9年历史新高。

2023年9月28日,中国石化塔河炼化有限责任公司化验分析人员在装车台对航空煤油产品进行分析取样。曾悦 摄

旅游业全面复苏,带动南疆新建机场和新航线陆续开通,航空煤油需求大幅增长。“发挥‘疆油疆炼疆销’一体化优势,2023年专门成立增产航空煤油技术攻关组,全力保障南疆民航用油。”中国石化塔河炼化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管理部经理王洋说,2023年加工油料470.16万吨,上缴税费较上年增长4.88亿元。

多年来,受原油资源配置影响,新疆炼化企业一直面临生产能力“吃不饱”的问题,为此刘红现曾在自治区两会上提出“疆油疆炼”建议,“随着旅游业的蓬勃发展和新疆经济的快速发展,新疆有能力加工更多成品油,满足本地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

刘红现还建议,以驻疆央企为“链长”,持续优化链条路径,按照延链、补链、拓链、强链原则不断推动石油化工中下游、新材料等产业聚集发展,打造千亿产业集群,提高资源转化率。

“减油增化”适应消费新趋势

依托四大油田,新疆建成四大炼化企业——中国石油乌鲁木齐石化公司、中国石油独山子石化公司、中石油克拉玛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石化塔河炼化有限责任公司。

多年来,新疆四大炼化企业以生产成品油为主。尽管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成品油销售持续增长,但从长远趋势看,随着新能源汽车销售的增长,未来成品油消费势必减少,炼化企业不得不思考如何“减油增化”。

2023年11月5日,中国石油独山子石化公司科研人员正在对新产品性能进行实验检测。李秦 摄

“减油增化”即缩减成品油产出比例,增加化工产品比例。

2022年,工业和信息化部等6部委印发《关于“十四五”推动石化化工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有序推进炼化项目“降油增化”,延长石油化工产业链。

2023年,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厅、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厅印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工业领域碳达峰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明确提出“疆油疆炼、减油增化”。

《方案》提出,到2025年,“减油增化”取得积极进展,新建炼化一体化项目成品油产量占原油加工量比例降至40%以下,加快部署生物固碳和化工固碳相结合的二氧化碳捕集和资源化利用。到2030年,合成气一步法制烯烃、乙醇等短流程合成技术实现规模化应用。

“减油增化”为啥要降低成品油占原油加工比重呢?

重质油国家重点实验室克拉玛依分室主任、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教授郭绪强解释,将原油炼化成汽柴油、航空煤油,是炼化的最低端,附加值最多能提升20%—50%,但将原油制成乙烯、丙烯、纤维等高端化工产品,附加值可提高3—20倍。

“随着新能源汽车的普及,未来汽柴油消费将逐步放缓,新疆炼化企业从燃料油转型到有机化工生产,是适应新消费趋势的必然选择。”郭绪强建议,新疆炼化企业通过延链补链拓链强链提升石油工业价值链,做好“减油增化”文章。

生产高端材料形成全产业链

“减油增化”究竟增什么“化”?

《方案》提出,大力发展高端聚烯烃和高性能合成树脂、合成纤维、合成橡胶等新型合成材料,加快芳烃项目布局,推动油气化工与盐化工、化纤、纺织、新能源、冶金、建材、节能环保等产业融合,推动炼化纺一体化建设,着力打造“独山子—克拉玛依—乌鲁木齐”石化产业带和天山南坡新材料产业带。

近年来,独山子石化加快从燃料型向化工产品和有机材料型转变,向产业链和价值链中高端迈进。其开发的茂金属聚乙烯,因产品性能好、附加值高,被誉为塑料中的“软黄金”,成为高端聚烯烃抢手货,2023年首次火车直发中亚,出口1.7万吨。

聚焦合成树脂、合成橡胶等重点领域,持续关注前沿材料发展动态,2024年独山子石化将研发官能化溶聚丁苯橡胶、锂电池隔膜等科技含量高的产品,提升茂金属膜料、三元共聚聚丙烯等市场需求大、附加值高的产品质量imToken,培育一批橡塑巨人产品。

中国石油乌鲁木齐石化公司芳烃装置。周恃玉 摄

乌鲁木齐石化拥有疆内唯一的PX(对二甲苯)装置,发挥产业聚集引领作用,按照新疆提出的增加芳烃产能、延伸芳烃产业链要求,乌鲁木齐石化正加快推进PX装置达产和扩能改造,以及建设PTA(对苯二甲酸)装置项目的进度,为疆内纺织服装产业和可降解塑料产业发展提供原料,推动形成炼油—PX—PTA—聚酯—纺丝—纺织—服装的全产业链,实现“一滴油”“一方气”到“一块布”“一件衣”的嬗变。

克石化是国内最大环烷基润滑油和高档白油生产基地,该公司自主研发的独家产品TSB45特种变压器油填补国内空白,是国内超高压输电工程指定产品;高档白油系列产品通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认证,环保轮胎橡胶油符合欧盟环保法规,取得进入国际市场通行证。

2024年2月23日,中石油克拉玛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15万吨/年白油加氢装置现场,员工正在为高档白油的精细生产调整操作。金玲 摄

“延伸炼化产业链,持续推进‘减油增特’。”克石化规划和科技信息部副经理尹宏表示,今后将进一步优化成品油、润滑油和沥青产品结构,加大新产品与高附加值产品产量,提升企业市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评论关闭
深夜突发!蔡英文办公室卫兵举枪自戕身亡